女艺人自曝被导演强奸 看他国文艺片生存现状如何

日期:17/05/31   来源:http://www.osmly.com  作者:娱乐城   阅读:

图片来源:应媛微博

  央广网北京5月14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日前,63岁的电影制片人方励在微博视频直播中向镜头下跪—— 一跪院线经理,二跪观众网友,为正在上演的文艺电影《百鸟朝凤》求排期、求关注。

  2014年2月,《百鸟朝凤》完成剪辑制作,仅一个月后,导演吴天明离世。吴天明曾拍过《人生》、《老井》、《变脸》,被看做中国第四代导演的领军人物,第五代导演的伯乐。这部遗作,讲述了新老两代唢呐艺人对信念的坚守,上映前就有极高的口碑。但为什么方励要跪求排期呢?

  2月13日晚,也就是情人节前夜,女艺人应媛发长微博,实名控诉导演陈双印数日前在慈溪对自己实施强奸行为。她称,事情发生于1月25日晚,26日陈双印被慈溪当地警方刑事拘留,2月10日因证据不足被释放。

  在微博中,她质问慈溪检察院:“证据都在,怎么叫证据不足?”

  同一时间,事件的另一方导演陈双印也发微博“辟谣”,坚决否认强奸行为,称另有隐情。

  昨天零点44分,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发布最新消息:日前,慈溪市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对涉嫌强奸罪的陈双印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批准逮捕。

  酒店方:当天确实有警察带走人

  昨天,记者辗转联系了事发时的酒店。

  应媛一行当晚入住的是慈溪的恒元悦客酒店(新都汇店)。对当天发生的事情,酒店的工作人员也有印象:那天确实有警察冲进来,到总台查了客人信息后上了10楼的房间;过了一会,警察带走了一个人。

  酒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酒店的总台在一楼,房间在9到10层,所以他们对客房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酒店的监控,都交给公安机关了。至于当天的情况,还是去问公安局。”

  随后,记者联系了慈溪市公安局,一位负责人表示,此类案件属于隐私案件,即使到法院,也不公开审理,具体内容不便透露。

  女艺人:证据都在,怎么叫证据不足

  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钱江晚报记者辗转联系上了当事人应媛。

  电话中她带着哭腔告诉记者,现在每天都要靠吃安眠药才能入睡。她告诉记者,事发的基本过程和长微博中叙述的一致:她被导演陈双印强奸并殴打。过程中,她的哥哥打来电话得知此事后报警;随后警方出现,将对方带至浒山派出所。

  事后,她去医院抽血验伤,并提取了相关证据。

  1月30日因为有新戏要拍,她离开慈溪回到了北京,一直等消息。

  “这中间,还有一个男的打给我,说是导演的弟弟,说很对不起(代表他哥),希望和我私了。这个事说出去,对谁都不好。希望我说这个事是自愿发生的,说我们是男女朋友。”应媛说,这个男人和她微信对话的内容,她也提供给了警察。

  但2月10号下午,慈溪警方告诉她,检察院的结论是:强奸证据不足。这让她难以接受:“酒店的监控录像也有,精液也有,伤也在,什么叫证据不足?还要什么样的证据?”

  应媛告诉记者:“影视圈有规定,涉及黄赌毒的演员,在圈里也很难混了。这是很丢脸的事情。但我以这样的方式站出来,希望网友能给我一个喘息的机会,希望相关部门给我一个公正公平。”

  但微博发出后,网友们对她也提出了种种质疑,甚至认为她在以此炒作。

  昨天,她在电话告诉记者,自己和导演就见过两次面。“我在微信朋友圈说,元旦到了要义务给学生教课,谁能帮帮这些学生。当时这个导演加了我微信,说可以帮忙,见面说这个事。大概一月初,我们第一次见了面,当天一起吃饭,喝了咖啡。他说下一部电影有一个角色特别适合我,还说明年的一部戏也有适合我的角色,还说他有一个影视公司,我可以去学习做幕后之类的。”

  第二次在慈溪见面,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我站出来,就是希望揭穿事实真相,不让这种人再去祸害其他女孩。公道自在人心。”

  导演:没有强奸,是我没有把握好自己

  昨天下午,记者也拨通了导演陈双印的电话。陈双印的回应是:“她发的微博,已经严重伤害了我的名誉和权益,我要通过法律追究她责任。”

  他也回答了记者的疑问。

  记者:你们是什么关系?

  陈双印:我不想多说,她自己非常清楚,公安、检察院也很清楚。她和我的关系,我认定是情人关系。

  记者:你们大概什么时候确定情人关系的?

  陈双印:时间不长,宣传(影片时)把她带了,但发生了矛盾,具体细节都不想说了。

  记者:应媛不是《爱回家》(此次陈双印去慈溪宣传的影片)的演员,为什么带她来?

  陈双印:她最简单的想法,就是想和我以后有合作机会,这是她自己说的。不过,出了这个事,首先我觉得,是我自己在生活当中的问题,就是(我)没有把握好自己。

  而对应媛称验伤等内容,陈双印说:“她所有的事实都是虚假的,她身上的伤我都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而且她说的里面有太多的矛盾之处,所有她发的内容,我们都在记录。……总之,我没有强奸,也不会强奸。上升到违法犯罪上,我是肯定不会做的。”

  方励说:“你们的手里掌握着是电影的生杀大权。我们知道你们有很多压力,但是别忘了你们在电影圈啊!我们现在只有百分之一点几的排片啊,你们能不能够在52个星期里面,就一个周末,把黄金场拿一场出来,证明你是有情怀的,你是爱电影的……我真的用中国最传统的方式,给你们磕个头。”

  一跪院线经理。观看直播的网友们纷纷留言,方老师别别别。二跪网友。起身时,方励面色凝重,眼眶有些湿润。

  方励说:“我不是电影的制片人,也不是电影投资人,我就是个纯志愿者,没有一分钱薪酬。”

  方励说,去年9月,他代表志愿者团队和电影投资方达成协议,接下了电影的推广发行工作,前提是如果投资方能收回成本,利润全款捐给中国电影基金会下属的吴天明专项青年电影基金。实际上,《百鸟朝凤》的遭遇,是中国文艺片共同的尴尬。方励感慨,中国缺少文艺院线,即便有人愿意投资兴建,又受困于片源不足——国内片源有限,国外片源受限。

  《百鸟朝凤》的遭遇,应该是中国文艺片共同的尴尬。用打抱不平者方励的话说,二百多人的志愿团队干了八个多月,最后上映却只有百分之一的排片。记者通过猫眼电影查询发现,《百鸟朝凤》今天的排片占比不升反降,仅有0.9%,但是,上座率翻倍飙升至25.1%。看来,观众比院线经理们更买账。

  有人说,电影市场不相信眼泪,也不会相信下跪。叫好的文艺片未必要叫座,向大师致敬也不一定非要冲击票房榜。另一方面,目前的电影院线排片,的确是商业标准考量的天下,对于想看文艺片,却找不到专门电影院的观众来说,的确是个遗憾。

  放眼海外,文艺电影如何发行放映?观众又到哪里去看文艺电影呢?美国观察员庞哲告诉我们,好莱坞大片主要进入商业主流影院,大多是多厅影院,主要消费群体是青少年;而文艺电影分布在只有一两块屏幕的艺术影院,那里主要放映独立电影、外国电影以及重播经典电影。而全美有两个主要的艺术院线,较大的一个拥有超过51家影院、200块银幕。

  庞哲介绍称,美国电影发行商对艺术内容性强,内涵深刻的影片一般不会在大型电影院线发行,而是有专门的电影会所,介绍一些内容新颖、比较艺术类的高端影片。这些影片的放映和发行目标也不是获取暴利,而是进行文化交流、社会现象讨论或艺术沙龙聚会。大型院线发行商以盈利为主的机构,不会直接问津这些影片,但美国也有很多文化节或者是电影节,个别组织或协会推荐一些新编剧,并为一些新导演和演员提供曝光机会,以及为国际电影界的学生和新秀提供交流机会和场所,而举办各种特别电影放映活动。这些活动都是由电影艺术界的研究学院以及一些专门人才举行,同时也聘请一些电影业界的知名人物参与,为对新一代的业界新秀提供机会,使他们能够迅速成长,也更丰富美国电影业界。所以,一般都不会计较票房收入,也不会在大型电影院线放映这些影片,而是在几个指定的场所进行放映,很多参与工作的导演、演员和编剧也就正式有了崭露头角的机会,才会被发现,后来成为名人或影星,很多参与者并不计较报酬,而是寻求经验和机会,因此费用也不会太高。

  澳大利亚观察员胡方说,在澳大利亚的院线,文艺片的篇幅也是相当有限。相应的,很多制作方都会借助DVD发行来回收部分成本。此外通过非商业院线放映也是主要的出口之一。在澳大利亚,虽然文艺片也会在大众影院里播放,但排片量的确不算高。很多文艺片发行商会选择其他院线来播放自己的影片,比如一些专门提供露天电影或汽车电影的院线。准确地说,露天电影和汽车电影院线并不仅仅只播放文艺片,所以不能简单地称其为文艺院线。此外,对于一些非常低成本的澳大利亚本土文艺片,观众还可以通过其他渠道来观看。比如,在澳大利亚各种大大小小的文艺电影节,观众都可以在现场集中看到很多文艺片。普通电视台也会专门播放文艺片,特别是澳大利亚民族台,这个电视台基本上就是引进世界各地非英语语种的电视节目,比如中国的《非诚勿扰》和《最强大脑》都被引进播放。到周末晚间,电视台就会播放一些很不错的非英语电影,好几部中国近期不错的文艺片,都是在这个电视台播放的。当地英语背景的澳大利亚人也会看这个民族台的电影,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很多非英语的影片,比如法语片、中文片,比起其他电视台同一时段周末晚间播放的过气商业大片来说,文艺得多。

  “这个强奸的事,慈溪检察院已经给了明确的定论,他们对我的调查,是非常严格,非常谨慎。在这个事上,我也不想再多说,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最终还我清白。”

  中国纪录片导演黄文海说他去日本参加某影展,一天由翻译陪同参加一个重要活动,是某位日本电影大师的回顾展。坐定熄灯后,银幕上一片黑暗,只有一男一女在说话,说了半天电影也不开场。日语也听不懂,就问翻译是怎么回事。翻译说:今天放的是成濑的电影,胶片已经遗失了,所以那两个演员在念剧本。每次想起这个故事,黄文海总会感动,说在集体的黑暗中,电影就会有一种仪式感。所以让电影回归电影院,是“文艺片”传播中的一个契约。

  对于日本民众来说,日常文艺片的观影方式是怎样的?全球华语广播网日本观察员黄学清介绍说,2015年日本全年上映的电影有1136部,大约平均1天就上映3部新电影,行业收入达到2171亿1190万日元,观影人数1亿6663万人次,在文化娱乐行业中占有重要的比重。在日本上映的电影,发行方是主要根据市场状况,消费者的偏好来决定,电影类型并不细分为商业片和文艺片,一部电影的档期大约是一到一个半月,但只公布上映时期,没有明确的下线时期。影院每个星期都会分析上座率,用来判断还要上映多长时间。有些影院会在下线前一周左右预告下线日期。去年上映的电影中有581部日本电影,555部外国电影,显著特点是动画片在排行榜中成绩突出。除了全年大片不断以外,在日本还可以看到很多小众的电影,有专门上映小众电影的影院,其中很多是国际上评价颇高的小制作电影,这些电影主要是依靠影评,试映会口碑等传播信息,因为没有在媒体、公众场所大量做广告,节省了宣传费等原因,即使观众不是蜂拥而至,也有不少电影可以盈利。

http://www.vertu888.com/vbQLeAlY/8SVyOAv4eg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