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军区某旅山林砺兵 抹黑的人别有用心

日期:17/06/19   来源:http://www.osmly.com  作者:全讯网首页   阅读:

西藏军区某旅山林砺兵全副武装乘车冲入激流(图)

  4月13日,西藏军区某旅把部队拉进山岳丛林,因地制宜设置实战环境展开射击训练,提高官兵战斗射击技能。

  中国研制超级计算机纯属“政治任务”?“天河二号”仅仅是“理论上最快”?针对最近某些“唱衰”中国超级计算机的论调,“天河二号”主任设计师卢宇彤用数字和事实一一辩驳。

  作为全球最快的超级计算机,中国国防科大研制的“天河二号”在6月23日揭晓的TOP500(全球最快超级计算机500强)排行榜上再次名列第一。这是“天河”系列超级计算机获得的第4枚“金牌”,也是“天河二号”的“三连冠”。

  中国发展超算仅仅是“政治任务”?

  论调一:“美国、日本的超级计算机研制是单纯的市场行为,中国仅仅是重要的政治任务,并非为了实际应用。”

  事实:世界各国超算发展均由政府主导;中国“天河”计算机用得很好。

  “研发超级计算机是为了解决涉及国家安全与发展的重大科学问题、增强综合国力,绝不是单纯的市场行为和商业利益驱动。”卢宇彤说,“红杉”、“泰坦”、“京”等世界顶级系统的研发均由美国和日本政府直接投资,由IBM、Cray、富士通等公司联合有关国家科研机构承担研制,中国超级计算机也采用了类似模式。

  卢宇彤认为,用“市场行为”和“政治任务”分别描述他国和我国的超算研制,意在抹黑中国高性能计算技术发展的策略和成就。

  实际上,中国的超级计算机研制从起步之初就紧贴用户需求与科学应用。安装在国家超算天津中心的“天河一号”已有用户600多家,每天运行的计算任务超过1000个,2014年上半年的平均月利用率达到世界领先的82%。国家超算广州中心的“天河二号”在短短几个月的运行中为120多家用户提供了300多项典型应用计算,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天河二号”不过是“理论上最快”?

  论调二:“‘天河二号’只是理论上最快,在考量实用性为主的Graph500榜单上名列第六。”

  事实:“天河二号”夺冠来自权威测试;不同排行榜名次变化很正常。

  凭什么认定“天河二号”是全球最快的超级计算机?国际TOP500排名的依据不是理论性能,而是LINPACK应用实测性能。据卢宇彤介绍,后者已沿用了20多年,是国际公认的、权威的系统排行标准。

  近年来国际上出现了HPCC、Graph500、HPCG等其它排行榜,旨在以不同的测试程序衡量超级计算机在某些方面的应用性能。2014年6月首次发布的HPCG排行榜上,“天河二号”同样名列第一;即使只用部分节点参加Graph500的测试,天河二号也排名第六,还有大量优化提升的空间。

  卢宇彤说,同一机器在不同排行榜上的排名有所变化,是正常现象。例如,TOP500排名第三的美国“红杉”按HPCG排名并未上榜,TOP500排名第二的美国“泰坦”也在Graph500榜上无名。

  “宣扬‘天河二号’只是‘理论上最快’的人如果不是对超算排行榜太外行,就是别有用心了。”卢宇彤说。

  “天河二号”能耗太大?

  论调三:“‘天河二号’耗电量巨大,不符合当今超级计算机发展趋势。”

  事实:“天河二号”相当节能;体系结构引领未来发展方向。

  解决超级计算机性能与代价之间的矛盾,是计算机科学家们面临的一大难题。根据评价能效的Green500排行标准,采用了新型能耗控制机制的“天河二号”在能效比上与TOP500排名第二、第三的美国“泰坦”、“红杉”相当,远远优于排名第四的日本机器“京”,堪称一台节能而高效的机器。

  卢宇彤说,有人故意隐瞒不同系统之间的类型差异,拿性能低两个数量级的小系统——TOP500排名第467位的Eurora与“天河二号”比能效,纯属危言耸听、博取眼球。

  就超级计算机发展趋势而言,“天河二号”采用的“CPU+加速器”异构体系结构,是国际公认的未来E级系统主流技术发展方向之一。

  “体系结构的路上,中国人在拉着世界往前走。”中科院研究员张云泉说。

  “天河二号”应用不行?

  论调四:“中国超级计算机发展重硬件、轻软件,‘天河二号’一些用户需要10年时间来编写必要的代码,用户分布单一,应用程度远低于美国等发达国家。”

  事实:“重硬轻软”正在改善;“天河二号”应用广泛深入。

  “天河二号”的应用涵盖气象、能源、航空航天、生物医药、宇宙天体、工业制造等领域,用户遍及国内外研究机构、大学、工业企业、政府部门等单位。仅在2014年4月一个月内,超过百万核的大规模实际领域应用就有6个。基于“天河二号”平台的大规模地震模拟应用Seissol入围国际高性能计算应用的最高奖项“戈登奖”,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等正在依托“天河二号”开展科研。无论就领域、程度还是效率而言,“天河二号”的应用硕果累累。

  一些用户真的需要10年时间编写代码吗?卢宇彤指出,这种说法混淆了某些领域应用较长的开发周期和在“天河二号”上实际应用时较短的移植周期,又是扰乱视听。

  本报特约通讯员 王 昊摄

  Top500主持人、美国田纳西大学电子机械和计算科学系教授杰克·唐加拉指出,世界各国都面临硬件与软件投入不平衡的问题。卢宇彤也坦陈,中国在大型应用软件等方面与西方发达国家尚有差距。

  “高性能应用软件的研发不是计算机研制方一己之力所能完成,而是依赖于整个国家的科学技术发展水平,需要领域专家和机构长期投入、创新研究,需要各学科领域的协同。”卢宇彤呼吁,“多些理解,多些实干,多些鼓励,才能推动我国超级计算走上良性发展的轨道。”(记者 白瑞雪)

http://www.sxypyz.com/AhcHY/4664810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