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莫斯科阅兵分裂欧洲 别老是哭哭啼啼

日期:17/05/30   来源:http://www.osmly.com  作者:太阳城管理   阅读:

当地时间5月7日,俄罗斯空降兵参加在莫斯科红场举行的胜利日阅兵式彩排。

资料图:2013年5月7日,俄罗斯空降兵参加在莫斯科红场举行的胜利日阅兵式彩排。

美韩两军反恐演习训练间隙

美韩两军反恐演习训练间隙

当地时间5月7日,俄罗斯陆军的T-90主战坦克在莫斯科红场参加胜利日阅兵式彩排。

  资料图:2013年5月7日,俄罗斯陆军的T-90主战坦克在莫斯科红场参加胜利日阅兵式彩排。

  “莫斯科大阅兵再次造成欧洲国家分裂。”德国《柏林日报》昨天发出感慨。3月30日,捷克总统泽曼明确表示5月9日将前往莫斯科参加俄罗斯伟大卫国战争胜利日阅兵庆祝活动。除了捷克总统,希腊、塞尔维亚、黑山、马其顿、塞浦路斯等国领导人都表示将参加俄胜利日阅兵。而此前,包括英法德在内的大多数欧洲国家领导人拒绝出席莫斯科阅兵,想以此进一步孤立俄罗斯。但由于欧洲各国存在不同立场,致使这一企图破产。

  对于为什么前往莫斯科参加俄胜利日阅兵,捷克总统泽曼接受布拉格电台采访时表示,去莫斯科是为了“表达感激之情。如果没有苏联,捷克将被迫说德语并行纳粹礼,高呼‘希特勒万岁’,因此他必须向数千万在战争中牺牲的苏联公民致敬”。俄罗斯 “纽带”新闻网援引泽曼的话称,许多欧洲国家领导人很清楚,如果没有苏联,就不可能有“今天自由的欧洲”,只是他们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除了捷克总统,希腊、塞尔维亚、黑山、马其顿、塞浦路斯等国领导人已表示将参加俄大阅兵。奥地利、意大利、匈牙利表示将派代表团出席。芬兰总统30日会见德国总理默克尔时也表示,芬兰将派代表团参加莫斯科大阅兵。

  但更多欧洲国家采取抵制态度。德国《图片报》称,德国总理默克尔拒绝出席已是一个“政治轰动”。英国广播公司称,法国总统奥朗德计划5月9日到加勒比海法属马提尼克岛出席地区峰会,英国首相卡梅伦声称“大选在即,不考虑前往莫斯科”。此外,波兰、拉脱维亚、立陶宛和爱沙尼亚等国领导人表示“不参加,也不会派出部长级官员参加”。白宫表示,总统奥巴马不会到场。法国《时代周报》称,西方政要出现在莫斯科阅兵现场,是“对乌克兰的冒犯”。

  “在俄罗斯违反国际法和动荡乌克兰东部局势的形势下,参加莫斯科阅兵式将发出一个错误信号,”挪威外交大臣3月30日明确宣布,挪威领导人不会参加莫斯科胜利日庆祝活动,“不仅领导人不参加,甚至也不会派代表团。”俄新网分析称,目前,挪威国内反俄情绪高涨,与其他欧洲国家不同,挪威与俄罗斯存在直接的利益冲突,双方在北极等地区竞争激烈。

  “俄罗斯大阅兵分裂欧洲”,德国《柏林日报》31日称,欧洲大多数国家和日美等国领导人纷纷采取抵制态度,但欧洲仍有捷克、冰岛、希腊、塞尔维亚等国领导人参加。这显然出乎西欧的预料,显示欧洲内部的分裂正在加大。

  “这是对俄罗斯人民的侮辱”,德国左翼报纸《新德意志报》3月31日批评西方国家抵制莫斯科阅兵,“这应该是一种二战胜利荣誉的共享。现在西方却排斥”。显然,西方要惩罚俄罗斯,尽管“胜利日惩罚”有些争议。

  克里姆林宫倒显得不在乎。普京发言人佩斯科夫表示,一些西方国家拒绝参加并不影响胜利日庆祝的气氛和规模。德国全球新闻网3月31日表示,5月9日,俄罗斯28个城市搞阅兵式游行,40个城市搞庆祝式游行,5个城市上空军机表演。最大的游行在莫斯科红场举行,一共有1.5万名官兵参加,展示俄罗斯200种先进武器;100多架直升机和飞机飞越上空。这是俄罗斯展示军事实力和国家强盛的活动。

  与欧盟国家领导人相比,目前已有30多国领导人积极接受邀请。美国《纽约时报》引述俄外长拉夫罗夫的话说,独联体国家几乎所有成员国领导人都参加,还有中国、印度、越南、朝鲜、南非、古巴等国元首和政府首脑参加。俄塔社称,蒙古将首次派一个连的军人参加莫斯科二战胜利日阅兵。拉夫罗夫表示,虽然受到美国和欧盟内部鹰派国家的影响,但欧洲还是有不少国家理解莫斯科阅兵的意义,理解活动不仅仅是为了纪念曾经保卫过欧洲的人,也是为了缓解目前的国际局势,防止欧洲再次分裂。

  面对恐怖威胁的情报,美国近日紧急关闭中东、北非的22座美国大使馆,这一罕见举动引发国际社会热议,美国面对新的恐怖主义威胁,是否做好了准备,这一问题成为美国媒体关注的焦点。美国《外交政策》8月6日文章称,紧急大规模闭馆反映出美国在恐怖威胁面前仍显被动。美国面临的最大风险,不是来自恐怖分子的袭击,而是来自于自己对当前局势的错误判断和反映在多个层面的“主次不分”。

  文章称,美国白宫发言人卡尼5日在例行记者会上重申,美国成功摧毁“基地”组织核心的重要意义,不过现在看来,这一言论至少出现了两处错误。其一是显而易见的,鉴于“基地”组织头目扎瓦希里与阿拉伯半岛分支头目仍保持活跃通信往来,来自“基地”的威胁警报仍在鸣响;其二,他认为美国似乎通过打击“基地”组织所谓“核心”,便可以剪除其威胁。

  文章强调,“基地”组织不是一个传统意义的科层制组织,它的运行结构允许它在遭受沉重打击后,转移到新的地点进行重组和再生。此外,整个阿拉伯世界持续动荡不安,特别是叙利亚等地区,已经成为滋生恐怖分子的温床,恐怖主义极端分子来源更为广 泛,目的也各有不同,因此,针对任何特定组织都不一定能够减少威胁。近年来,中东地区面临大规模政治动荡,新型极端组织的发展和威胁风险的不断扩大,这些让解决恐怖主义问题显得更为棘手。

  据悉,在被截获的电子通讯中,身在阿拉伯半岛的“基地”新二号头目乌海什与遥远的基地组织总部联络可以有力地证明上述观点,乌海什原本是该组织前头目本 拉登的私人秘书,曾被美军抓获并囚禁入狱,但是后来成功越狱,随即把战线转移到了也门这个中东地区最弱的国家上来。

  文章进而表示,美国政府让乌海什成功越狱是其主次不分的又一表现。虽然美国政府在去年班加西大使馆遇袭事件上大作文章,但是却鲜有人在最近发生的一系列恐怖分子越狱事件上发言表态。据相关报告表明,在最近的三起重大越狱事件中,有将近2000名恐怖分子成功逃脱。

  《外交政策》认为,美国政府大规模闭馆的行为是其主次不分的又一表现。全球瞩目的斯诺登事件也没有暴露美国截获恐怖分子情报的能力,反而这一次紧急关闭全球多家使馆事件暴露了美国情报安全。此次美国政府在紧急关闭一大批大使馆后,自称曾成功截获恐怖分子电子通讯,虽然这种披露经过政府深思熟虑,但是这只会让恐怖分子加强警觉,提高反侦察能力,而这恰恰暴露了美国政府和恐怖分子在玩猫捉老鼠游戏的本质。

  然而,以反恐为目的,美国肆意践踏美国及其盟友公民的基本隐私权,这成为美国主次不分的最大表现。最近发生的斯诺登事件可以证明这一点,美国政府在面对恐怖分子活动时缺乏冷静的思考,“爱国者”法案已是过度反应,建立NSA监控计划也是同样的问题,而紧急大规模闭馆更是如此。相比之下,其他国家的使馆选择继续保持开放,只是加强了安全警戒,采取了较为低调的预防措施,美国政府则表现得过于恐慌,被恐怖分子牵着鼻子走。

  俄新网援引分析人士的话称,英美等国领导人拒绝出席俄阅兵的目的很明确,希望将俄罗斯从二战胜利者的行列中排除出去。而为了避免进一步恶化与俄的关系,默克尔计划阅兵次日前往莫斯科,与普京一起向无名烈士墓敬献花圈。因为她明白,反俄政策永远不会成功。(环球时报驻英国、德国特约记者 纪双城 青木 陶短房 柳玉鹏)

  文章在最后指出,美国赢得这场反恐战争的唯一方法是战胜自己内心的恐慌,冷静思考沉着应对,而不是在国会山和大众媒体上,摆出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实习编译:蒋建艺 审稿:聂鲁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