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飞员眼中的宋文骢院士 西方击落飞机?

日期:17/05/19   来源:http://www.osmly.com  作者:赌球网   阅读:

  据中航工业官方微博消息,中国工程院院士、自然科学研究员、歼-7C飞机总设计师、歼-10飞机总设计师、中航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首席专家、原副所长兼总设计师宋文骢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不幸于2016年3月22日13点10分在北京301医院逝世,享年86岁。

资料图:1961年达格·哈马舍尔德访问刚果。

  “明日,歼10战斗机首飞18年。今天,你离开了。”3月22日,听闻歼-10飞机总设计师宋文骢因病逝世的消息,网友深情悼念。《环球时报》记者22日采访了曾和宋文骢一起工作多年的试飞员,请他讲述眼中的“歼-10之父”。

  22日下午,中航工业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中国工程院院士、自然科学研究员、歼-7C飞机总设计师、歼-10飞机总设计师、中航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首席专家、原副所长兼总设计师宋文骢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不幸于2016年3月22日13时10分在北京301医院逝世,享年86岁。”

  “在歼-10这个项目中,老爷子投入了全部的热情和激情,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他的生命。”3月22日,歼-10试飞员张景亭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作为歼-10试飞员张景亭曾和宋文骢在一起共事多年,在他的心目里,宋文骢的形象定格在上世纪90年代。“始终觉得他是70岁,看到他就能感受到90年代热火朝天的精神。”

  歼-10作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国家最重要的科研项目,当时所有相关单位都是把最优秀的人才放在这个项目中。宋文骢是团队带头人,抓这样重要的项目个人压力很大。团队中有年轻的试飞员也有年长的科研人员,宋文骢对工作很认真,“讨论技术问题特别认真,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抠。但他从来没有说过我是领导,我是总师,因此工作氛围特别好。”张景亭回忆说,宋文骢在一些事情上表现得举重若轻。“有一次,我们在研究一个参数设置的问题,找不到最佳方案,大家都很着急。宋总却说去吃饭,放松一下,不要着急。”

  作为歼-10总设计师,宋文骢的功绩不仅仅在歼-10这个项目中,而是创造了一种精神,锻炼了一支队伍。“在后期的很多个型号,包括‘枭龙’、歼20以及中航工业集团公司其他重大型号的骨干人员都是在歼-10研制过程中锻炼出来的。”张景亭告诉《环球时报》,歼-10中的很多做法都带到了其他型号研制中,都有歼-10的影子。“也就是说不仅仅是一个型号的成功,而是中国航空工业的飞跃。”

  张景亭回忆,“我为型号做贡献,型号培养我成长。”“祖国是不会忘记为祖国做过贡献的人。”是歼-10项目中的口号,后来在很多型号研制中都把这两句话挂在厂房里。

  在张景亭心目中,宋文骢还是一个童心未泯的总工。“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当天,歼-10某次飞控实验成功完成。老爷子很高兴,在吃饭的时候,他和我说,我们来比赛喝啤酒吧。但不是比谁喝得多,而是比谁喝得快。”当时张景亭30多岁,宋文骢将近70岁,“我看着老爷子手里的啤酒抖都没抖就下去了,老爷子身体没事,我反而是被呛到了。他和年轻人在一起非常融洽,很有童心,非常好。”

  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3月17日发表题为《西方特工是否曾在1961年刺杀联合国秘书长?4种理论》的文章,作者为菲利普·舍韦尔,全文编译如下:

  1961年,发生在非洲的一场神秘空难夺走了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的生命。此事发生在后殖民时代的非洲大陆初具规模之际,当时这片大陆面临错综复杂的国际阴谋和外部势力干预。如今联合国已下令对这场空难重新进行调查。

  失事飞机上载有联合国第二任秘书长、瑞典人达格·哈马舍尔德。他此行的风险极大,任务是前往刚果的加丹加省(一个宣布脱离刚果、矿产资源丰富的省份)与叛乱分子进行谈判。加丹加得到比利时雇佣军、西方国家政府和企业的支持。

  载有哈马舍尔德的DC-6小型飞机在当时受英国保护的北罗得西亚(今天的赞比亚)发生事故,撞入树丛,机上16名乘客在这次飞机失事中死亡。官方调查报告称,飞机失事系飞行员操作失误所致。

  但很快就有不同的说法出现,称这架飞机是被击落的,幕后黑手可能是美国特工或欧洲雇佣军,因为据信哈马舍尔德的斡旋遭到西方反对。

  2013年,一些已退休的国际法官在听到“令人信服的证据”声称飞机是被击落后,呼吁对这起空难重新进行调查。

  如今,联合国下令成立一个独立的专家组重新调查此事。专家组由坦桑尼亚法学专家穆罕默德·奥斯曼领头,澳大利亚航空专家克里恩·麦考利和丹麦弹道专家亨里克·拉森予以协助。

  预计专家组将前往坠机现场进行调查。但要成功完成任务,他们还需要获得由美国、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一手掌握的情报。

  50多年后,成立新的专家组对此事进行调查可能是揭开空难真相、确定那个晚上哈马舍尔德乘坐的飞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最后机会。

  理论一:飞行员操作失误

  证据:失事飞机连夜在中非地区低空飞行。正如协助寻找飞机的前罗得西亚皇家军官约翰·马塞尔向《纽约时报》所说的那样:“不管你是否感到疲惫或者飞行经验有多么丰富,如果你是在非洲驾驶飞机进入不熟悉的领地,那么犯下严重错误是不难发生的事情。”空难发生后有3次重要调查,2次没有定论,另一次由罗得西亚政府进行的调查称飞机失事是飞行员操作失误引发的。

  对立观点:即便在1961年,考虑到摆在哈马舍尔德面前的强大敌人,这样的结论听上去也有敷衍的嫌疑。美国前总统哈里·杜鲁门的观点呢?杜鲁门说:“他们杀死他的时候,达格·哈马舍尔德即将有所作为。注意我说的话,‘他们杀死他的时候’。”

  理论二:美国人击落了飞机

  可能的动机:当土地和矿产资源引起的纷争席卷刚果时,哈马舍尔德派出联合国部队支持该国总理帕特里斯·卢蒙巴。据信,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将卢蒙巴视作一个不稳定因素,可能还视之为苏联的盟友。

  证据:空难发生当晚,负责监听的2名美国情报官员声称他们听到了飞机被击落的情报。其中一人说,他听到无线电传输的信号,其中一个声音说:“美国人击落了联合国飞机。”另一个人说,他听到有人说:“是这架飞机....我打中它了。它正在坠落。”

  理论三:代表欧洲工业家的雇佣军击落了飞机(或许在英国的帮助下)

  动机:哈马舍尔德对刚果的干预不只激怒了美国人,更惹恼了欧洲工业家——他们即将失去对这个国家矿山的控制权。

  证据:据《卫报》报道,哈马舍尔德的2名高级助手相信,有人请雇佣军出手击落飞机,事后英国政府为掩盖事实真相提供了帮助。

  理论四:一名比利时飞行员“意外”击落了飞机

  【环球时报记者 郭媛丹】

  证据:对这场空难进行深度叙述的英国学者苏珊·威廉斯写道,一位“名叫伯克尔斯的比利时飞行员”声称自己“意外”击落了这架飞机。在此之前,这架飞机未能改道而行。(编译/杨雪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