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军报编辑新疆牺牲 美国猪湾入侵加深敌意

日期:17/05/17   来源:http://www.osmly.com  作者:足球网址   阅读:

  西陲哨卡的不息奔驰 ——记牺牲在新疆边防采访途中的解放军报主任编辑郭天一

  史料揭美国古巴断交内幕

  去年12月,美国与古巴宣布将就两国关系正常化进行谈判,这一消息立即引发全世界关注。自从1961年初断交以来,美国和古巴两国关系始终处于敌对状态。然而很多人并不知道,古巴革命后曾与美国有过短暂的“蜜月期”,但在此后短短两年时间里,美古关系急转直下,那么究竟是什么事件导致两国断交呢?美国的解密档案,为我们揭示美古断交前的种种内幕。

  服务军报30年,经历的事很多,难忘的事也很多,而一位战友的牺牲,始终让我难以释怀。

  2007年11月14日深夜,时任总编辑的我正在办公室审阅报纸大样,总编室副主任张占辉神色紧张地跑来说:“不好了,不好了,郭天一出事了!”

  “啥事?”“车祸!”“人呢?”“走了……”占辉痛苦地望着我。我和社长王梦云当即商定,由我带占辉等人明天一早先飞新疆喀什,处理善后。

  郭天一是总编室二版组组长,主任编辑,一位非常优秀的中年骨干。十多天前,报社组织编辑记者下基层,采访部队学习贯彻党的十七大精神情况,天一自告奋勇,前往新疆边防部队。

  15日下午,我们赶到南疆军区的时候,天一的遗体刚刚从山上运到喀什殡仪馆。听军区的同志讲,他和新疆军区联勤部的新闻干事王伦军是14日上午飞抵喀什的。此前,他们在北疆踏访了12个边防点位,采访了百余名边防官兵。到达喀什后,他们匆匆发回一篇通讯,当天下午便驱车出发,直奔驻守在帕米尔高原的某边防团。在距离喀什187公里的慕士塔格峰脚下,他们乘坐的车因爆胎而翻下路基,那篇还没来得及见报的通讯《西陲哨卡,寒冬里的“春天”》,成了遗作。

  郭天一不是第一个牺牲在采访途中的军报记者。1993年5月4日,记者部记者杨学泉在内蒙古边防采访时遭遇车祸牺牲。1980年9月29日,《解放军画报》记者杨明辉结束在西藏边防8个月的采访,不幸于四川省茂县翻车牺牲。

  都说记者的工作常态是“在路上”。一个“在路上”,饱含多少酸甜苦辣,悲欢离合。那是一条艰辛的人生之路、奋斗之路,路途中不仅有绝美的风景,也会有潜伏的风险。杨明辉、杨学泉、郭天一,不同年代的3个军报人,都牺牲在采访的路上,令人唏嘘。在处理天一善后的那几天,我的新闻观几乎被“颠覆”:多年来,我一直奉为圭臬的亲历式报道,我一直强调的编辑记者应该深入边远艰苦地区部队的主张,究竟对不对?究竟值不值?究竟能不能、敢不敢承载它可能引发的惨痛代价?

  护送天一骨灰回到北京的那天晚上,一进报社大门,我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夜空下,寒风中,军报同仁列队肃立,人人手持一支燃烧的蜡烛,像一条光斑点点的长龙,随道路逶迤伸展到招待所门前。摇曳的烛光闪闪烁烁,既照亮了逝者回家的路,让他感到温暖,不再孤独,也照亮了我的心,帮我坚定了一个信念:在路上总会有代价,是军人岂能怕牺牲!为了祖国和人民的利益,我们军事记者走向战场、走向边关、走向高原、走向海洋的步伐,永远是坚定的、执着的、义无反顾的!

  令人欣慰的是,部队官兵没有忘记用笔讴歌他们的军事记者。天一牺牲一年后,驻守帕米尔高原的某边防团在他遇难的地方勒石立碑,并邀我撰写碑文。碑文曰:少年从戎,报国志昂;善良聪颖,品德高尚;笔耕勤勉,学海徜徉;新闻骄子,军旅流芳;英才千古,思念无疆。

  “把卡斯特罗引到正确方向”

  1898年美西战争后,美国大规模向古巴渗透。1902年,美国资本已控制古巴经济命脉蔗糖生产的75%,美国对古巴的投资甚至超过对其他西半球国家投资的总和。到古巴革命前,古巴的糖业、电力工业、通讯设施、矿产资源、可耕土地大部分都掌握在美国人手中。有人甚至说古巴是美国的第51个州。

  1959年1月,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巴革命成功,巴蒂斯塔独裁政府被推翻。刚开始,美国并未对古巴新政权采取敌视态度。1月6日,美国国务院正式承认新政权,并派遣意图促进美古关系发展的邦斯尔为新任驻古巴大使。古巴也愿意同美国保持友好关系,邦斯尔到任时还受到古巴人民的热烈欢迎。

  随后应美国报纸编辑协会之邀,卡斯特罗也于当年访问美国。1959年4月,时任美国副总统尼克松接见卡斯特罗,会谈持续3个多小时。事后,尼克松评述说,卡斯特罗将是古巴事务乃至拉美事务中的一个重要因素,美国只能接受,要努力“把卡斯特罗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

  蔗糖贸易背后有美苏较力

  美国和古巴革命政权的关系开了一个好头,但却未能持续下去。卡斯特罗虽然希望获得美国支持,但绝不愿意以放弃独立为代价。所以他在访问美国时,并未向美国要求经济援助。而美国也同样心存疑虑,卡斯特罗访美期间,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始终不愿接见他。

  两国关系由热变冷的转折点是1959年5月的古巴农业改革。古巴政府限定农业及牧业用地的最高限额,并规定甘蔗种植田公司的所有股东必须为古巴人,此举严重影响美国在古巴的利益。美国对古巴态度遂转向强硬。美国联合盟友相继对古巴实行武器禁运,降低乃至取消从古巴进口糖,动员拉美国家孤立古巴。愤怒的古巴则指责华盛顿为帝国主义,试图继续奴役古巴,并进而同美国的冷战对手苏联发展关系。1960年2月,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米高扬访问古巴,双方签订了经济贸易协定,其中规定苏联将在当年购买古巴食糖42.5万吨,以后4年每年购买100万吨,苏联并将给古巴技术援助。5月,古巴同苏联恢复了外交关系。

  在冷战时期,古巴的这些行动算是踩了华盛顿的敏感红线。美国时任国务卿赫脱在《美国当前对古巴政策》的备忘录中分析称,由于卡斯特罗不愿意采取与美国安全利益一致的政策,他的存在将对美国在拉美的地位产生不利影响,还会给国际共产主义的发展提供有利条件。1960年3月17日,白宫讨论并批准代号为“冥王星”的行动计划。该计划的目的是秘密推翻卡斯特罗政府。

  美国对利用经济制裁推翻古巴革命政权给予厚望。1960年6月,美国国务院的一份报告列举考虑对古巴采取的经济行动:冻结古巴在美国的财产;限制乃至禁止美古之间的贸易往来;禁止其他国家向古巴运输战略物资。当年7月,美国宣布对古巴实施经济制裁,取消从古巴进口蔗糖。10月,美国对古巴实施海上封锁。

  要实现对古巴的经济封锁,必须要有盟国的配合。为此,美国给其盟友施加了巨大压力。1960年3月,美国阻止荷兰、法国、西德给古巴贷款。9月份,美国通过的对外援助法专门增加修正条款,规定在经济和军事上帮助古巴的国家,不得接受美国援助。但由于苏联、中国等国给予古巴的经济和技术援助,卡斯特罗挺过了西方的封锁。

  美国软硬皆施激怒古巴

  按照“冥王星”计划,中情局利用电台、杂志等向古巴发动反卡斯特罗宣传攻势。其中“天鹅电台”的作用非常重要。该电台位于加勒比海距离洪都拉斯海岸97英里的天鹅岛上。中情局弄来了原先在联邦德国的50千瓦电台发射器,其信号能覆盖古巴及加勒比海地区。1960年5月17日电台开播。公开上,该电台是商业电台,但节目由中情局或古巴流亡者制作,有很强的反卡斯特罗性质。不过刚开始,电台节目没有统一规划。有时甚至会出现一个节目说古巴民兵决战当天只要背叛卡斯特罗就会成为英雄,而另一个节目却说,不管他做什么都会被处死。针对这种各自为政的情况,中情局专门制定了30个宣传要点,要求据此制作节目。

  中情局密谋推翻卡斯特罗政府的另一招是组建“古巴流亡部队”。1960年6月初,中情局纠集一批古巴流亡分子,在佛罗里达的乌泽帕岛进行体力、智力等测试。为迷惑外界,中情局从2500号而不是从1号开始按顺序编排这些流亡者。经过三周的集训,28名成绩突出的流亡分子前往巴拿马运河区古利克堡美国陆军丛林战训练营,接受为期7周游击战训练,后来又被送到危地马拉接受进一步培训。期间编号为2506的一名队员卡洛斯从湿滑的山路上坠落死亡。

  这批流亡者最终被基地的负责人弗兰克组建为一支古巴旅,为纪念死亡的卡洛斯,该旅最后定名为“2506旅”。后来的故事就是大家熟知的“猪湾入侵”,1961年4月17日的这次入侵在72个小时内就遭到惨败,除了战死和极少部分被营救走之外,绝大部分登陆的“2506旅”成员成为古巴政府的俘虏。

  (作者系解放军报社原社长孙晓青)

  中情局此时也开展了直接暗杀卡斯特罗的计划。1960年9月,中情局联系到美国犯罪集团,给他们15万美元,让其执行暗杀计划。中情局的技术部门制作了毒药丸,设法让人混在卡斯特罗的食物和饮料中。但几次计划都失败了。

  面对美国的宣传、军事与暗杀,卡斯特罗忍无可忍。1961年1月3日,卡斯特罗在哈瓦那发表演说时,人群中发生爆炸。古巴指责这是美国大使馆在搞鬼,要求其成员在36小时内减少到11人。美国自然也不甘心服输,还有几天就要卸任的艾森豪威尔宣称,“卡斯特罗的要求,除了是断交之外,没有其他目的”,此后美国迅速与古巴断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