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空军突袭印空军基地 领导不搞特殊化

日期:17/10/09   来源:http://www.osmly.com  作者:比分网   阅读:

  ■ 反映拉菲克编队与印军机群鏖战的情景画

  8月11日电 据军报记者网报道,所属部队依托野外实际地形分散配置部署,驻训营区插旗子、搭台子、贴标语等现象彻底杜绝,领导机关不搞特殊化已刚性落实,各种形式主义和习惯做法被撵出演训场,野外驻训生活保障得到官兵点赞……8月初,记者在第21集团军野外驻训部队采访,发现从实战、实际、实效出发,坚决纠治“四风”问题的做法务实高效,让一股股清风吹拂野外驻训场。

  “‘四风’问题在野外驻训场披上了‘伪装网’,不坚决彻底纠治,提升实战化训练水平就是一句空话。”刚从野外驻训地检查调研回来的集团军政委李伟说,把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成效体现到野外驻训的全过程、各领域,以战斗力标准检验野外驻训工作,对有效提升集团军部队打仗能力十分有益。

  1965年8月,印度和巴基斯坦因克什米尔领土争端爆发战争。起初巴军在克什米尔方向取得优势,印军为了夺回主动权,调集重兵在西线攻击巴本土重镇拉合尔,企图围魏救赵。当时巴陆军主力集中在克什米尔方向,西线兵力空虚。危急时刻,巴空军全力空袭印军后方,迟滞印军攻势,其中针对印军哈尔瓦拉基地的突袭堪称最富冒险精神的行动。

  战局紧迫 强令突击

  1965年9月6日清晨,印度空军向巴基斯坦本土重镇拉合尔和卡瑟发动空袭,希望一举消灭装备落后的巴空军,不想巴空军早有准备,在反击中打得印军落花流水。于是,印度空军改用不间断的攻击行动,牵制并消耗巴空军有生力量,掩护印度陆军进占几乎是空城的拉合尔,印度电台声称要在当晚占领拉合尔古堡,并举行胜利宴会。

  面对骄狂的敌人,巴空军决定实施第6号作战计划,核心是在9月6日傍晚奇袭印军四个前沿基地和三个雷达站,从根本上瘫痪对手的作战能力。而实施这项计划,巴空军需向白沙瓦、马里波(今马斯鲁尔)和萨果达三个空军基地集结46架战机,这让任务本已繁重的三大基地变得更加忙碌。以萨果达基地为例,这里原本驻扎着巴空军超半数的战斗机,而为了执行新作战计划,基地又接收了从外地调来的12架“佩刀”战机,更糟糕的是,因为行动仓促,许多战机都没加装弹药。当时萨果达基地保障联队要在一天里凑齐72挺航空机枪和2.1万发子弹,这几乎是无法完成的任务。

  经过努力,萨果达基地勉强凑齐12架“佩刀”机的出击弹药和燃料,可它们要突击的目标有三个,即印度旁遮普邦境内的埃丹普、哈尔瓦拉空军基地和阿姆利则雷达站。萨果达基地司令马苏德上校致电巴军总司令努尔,称用这点兵力去突击印军重兵集结的三个目标风险太大(平均每个目标只能用四架战机攻击),建议计划推迟24小时执行,除了可以完成必要准备外,还能让飞行员们歇口气,以利再战。

  这个建议让努尔左右为难,要知道位于白沙瓦基地的“佩刀”机已做好突击印军帕森科特基地的准备,马里波基地的B-57轰炸机也整装待发,准备随后的夜战,如果萨果达的飞机不能准时出击,消灭或削弱敌防空和预警能力,那么从白沙瓦和马里波出击的友机势必遭受惨重损失。于是,“死命令”传回萨果达基地:“计划照旧,不得再议。”

  对萨果达基地来说,麻烦远未结束。当8架负责突袭印军基地的“佩刀”机总算滑向跑道准备起飞时,却连续有两架出现故障,无法起飞,马苏德上校只得命令余下的6架战机分成两个突击编队起飞。

  以寡击众 杀机四伏

  9月6日傍晚,拉菲克少校率领由本人和二号机楚德利上尉、三号机侯塞因上尉组成的三机突击编队,向印度哈尔瓦拉空军基地扑去。比拉菲克编队早起飞10分钟的阿拉姆少校,则率领自己的三机编队扑向印军埃丹普基地,但途中与正要袭击巴基斯坦的印军“猎人”战斗机遭遇,这场空战令阿拉姆编队未能完成既定空袭任务,不过阿拉姆通过无线电提醒拉菲克编队,注意观察周围空域的印军警戒飞机。

  此时,哈尔瓦拉驻扎着装备“猎人”战机的印度空军第7、27中队,他们在9月6日要执行四轮空袭巴方目标的任务,其中执行最后一轮空袭的四机编队在出发途中遭遇巴军阿拉姆编队,印军少校罗雷的座机被阿拉姆开炮击落,余下的三架慌忙逃回哈尔瓦拉。就在这三架印机着陆滑跑之际,17时53分,巴军拉菲克编队突然临空,把印军基地打成一片火海。

  就在巴战机倾泻弹雨之际,印度空军还有两个负责基地警戒的“猎人”双机编队,一个是第7中队的皮奈尔中尉和甘地中尉,一个是第27中队的拉瑟尔中尉和奈伯中尉,他们连忙赶来拦截。当皮奈尔和甘地的双机编队正在基地上空实施左盘旋时,由拉菲克驾驶的“佩刀”机突然改变航向,迅速锁定距离最近的一架印机(由皮奈尔驾驶),还没等皮奈尔闹明白怎么回事,座机就中弹下坠了,他只好弃机跳伞。拉菲克随后机动到甘地座机后面,再次扣动扳机射击,就在这时,拉菲克的僚机楚德利从无线电里听到这样的吼叫:“楚德利,我是拉菲克,我的机枪卡壳了,你来当长机。”楚德利迅速机动到长机位置,拉菲克则滑到僚机位置。就在这一停顿之际,印军中尉甘地抓住机会,绕到刚刚进入新战位的拉菲克身后,向拉菲克的座机开火,但因为瞄准仓促,没能击中目标。就在甘地追击拉菲克时,楚德利返身杀了回马枪,向甘地猛烈开火,将其击落。

  这时天色渐黑,又因油料有限,拉菲克认为必须尽快退出战斗,于是他召集友机脱离战场。然而撤退的过程险象环生,赶来支援的另一个印军双机编队悄悄追上拉菲克编队。印军飞行员拉瑟尔和奈伯驾驶战机翻身俯冲,开加力实施偷袭,拉瑟尔逼近身居巴军编队右侧的拉菲克,奈伯则攻击位于编队左侧的三号机(飞行员是侯塞因)。拉瑟尔在双方相距约600米处开炮,拉菲克的座机中弹,随即撞地爆炸。

  与此同时,楚德利发现侯塞因也身处险境,便急呼他采取防御性急转弯。侯塞因一边应声,一边却令人费解地纵向拉起,这个动作反倒帮了正处于攻击位置的奈伯中尉的忙,他抓住战机,数炮齐发,侯塞因的飞机顿时冒出黑烟,随即爆炸解体。印军双机转而围攻孤军一人的楚德利,楚德利的飞机也中弹受伤,但他最终奋力杀出重围,带伤返回。

  “单程飞行” 无所畏惧

  在印军哈尔瓦拉空军基地,弃机跳伞的皮奈尔和甘地被自己人救起,送进医院。然而巴军萨果达基地却陷入混乱中,先有消息称参加突击哈尔瓦拉基地的巴军两名飞行员失踪了,接着又说他们驾机迫降在巴方机场,现送到拉合尔一家医院接受救治,当拉菲克少校和侯塞因上尉牺牲的消息得到确认,萨果达基地上下都为派出他们去执行如此危险的任务而陷入悲痛之中。

  根据巴军后来对一名被俘的印军士兵的审讯,得知拉菲克的座机坠地后,这名印度士兵曾赶到坠机现场,看到距离飞机残骸几米远的地方躺着一具飞行员遗体,“是一位高个儿、棕色眼睛的巴空军少校”。之后有一份报告说,印军以宗教礼仪安葬了拉菲克的遗体。

  拉菲克的战友楚德利回忆说,尽管现有战机和武器装备都未处于良好状态,但当出击命令下达时,拉菲克眼皮都没眨一下就接受了。当编队在起飞线上等待命令时,拉菲克坐在其准备并不充分的战机里,通过无线电告诉楚德利:“我觉得这是一次‘单程飞行’(意为不能返航)。”言语间透露着壮士赴死的味道。楚德利建议他向上级反映战机的真实情况,修改作战计划,拉菲克却说:“我不能那样做!我必须执行命令!”他在座舱里端正身子,对楚德利一挥手:“我准备好了!”

  7月初,21集团军领导到所属部队野外驻训场检查调研发现,某旅仍然存在集中部署、追求整齐划一的现象;一些旅团领导帐篷内摆放与实战化不相符的生活用品。他们在责令整改的同时,要求各师旅团党委结合野外驻训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进行“回头看”,深入查找野外驻训中的“四风”问题。集团军党委及时制定下发了《关于纠治和防止野外驻训中“四风”问题的通知》。严格按实战要求分散配置部署、严禁野外驻训营区布置生活化、着力纠正领导机关特殊化现象、坚决防止演训活动中的形式主义、尽力搞好官兵野外驻训生活保障5条新规条条具体实在,要求明确。

  哈尔瓦拉之战,兵力严重不足的巴基斯坦空军牺牲了两名优秀飞行员,但其大无畏的突击行动却令印度空军损失了8名飞行员和5架战机。鉴于拉菲克勇猛顽强的作战精神,他被巴空军学院追授最佳飞行员奖章,巴基斯坦政府也追授其新月金质勋章。至于印度方面,因在巴基斯坦三机攻击下努力保护哈尔瓦拉基地,拉瑟尔、奈伯和甘地赢得印军勇士轮形勋章。 (郭效东)

  7月下旬,记者走进在贺兰山腹地野外驻训的某旅野营地,旅领导帐篷和基层官兵一样只配备了凉席和纯净水,旅领导坚持在机关灶和官兵一起就餐,各分队依托野外实际地形构工伪装,按规定时间着战斗装具进行战训法研训。7月22日,某防空旅在昼夜连贯作业的战术演练过程中,旅领导按战斗编组进入实际指挥位置组织指挥战术演练,临机导调完成带有敌情和战术背景的实弹实爆作业,有效检验了领导机关的指挥能力。(王小野、特约记者 王广利)

  (声明:本稿件由军报记者网提供,如需转载须经对方授权)

本文转载于澳门百家乐,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