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民企为解放军“瘦身” 零伤亡俘虏41名日军

日期:17/04/26   来源:http://www.osmly.com  作者:新葡京娱乐   阅读:

  中国民企展示高科技军品——虚拟五轴爬行机器人

  讲述人:马从一

  英国《金融时报》3月7日文章,原题:私企加入解放军的精简之战 中国领导人欲把一支臃肿、效率低下的陆战部队改造为干练的现代化战斗部队。随着中国经济减速抑制军费高涨,如今私营企业加入这场战役。

  如今,中国军队想要少花钱多办事,去年私营企业获准参与一些特定的军用装备的竞标。江苏省一家纺织品公司就是进入曾经受限行业的一员。该公司的窦先生说:“我们的出价最低,所以赢了。”窦先生获得了一份11.4万元人民币的订单,为某军区司令部供应“专业性护具”。合同金额不大,但窦表示,这给今后为军队进一步供货打开了大门。

  军品采购是一个利润丰厚的领域,以前专属于保密的国有军工集团。自2014年12月总装备部试点示波器招标以来,中国军品采购变得更透明了,数据公布于该部的网站上。迄今为止,总装备部已宣布505宗公开招标项目,参与竞标的私营、国有公司均有。

  部分出于财务原因,中国军队计划扩大私营企业的参与。今年的国防预算仅增加7.6%——是2010年以来最低增幅。这种情况下,节约成本成为重点。最近一次评估预算节省的情况公布于去年4月,此前首轮招标试点项目结束了。从公布的情况看,项目推出头3个月,不同企业的竞标帮助军队从9000万元的采购目标中减少了1200万元。

  但改革“更多在于提高性价比、抑制腐败,而不仅仅是节约资金”,退役上校岳刚(音)说,“这套公开招标机制将扩大透明度,维持军队的效率和战斗力。这显然是一种进步。”

  军事装备公开招标是2013年中国宣布的改革计划的一部分,改革目标是把解放军从一支以农民为基础的陆战部队改造为一支能在西太打赢空海战的现代化专业军队。解放军曾是对资本主义斗争的堡垒,现在日益依靠私营企业供应从帐篷到喷气发动机的各种军品。私营企业的最大优势是已有成熟的市场产品,如鞋子、罐装食品或电路板。但高科技产品如今也对私营企业开放。比如,北京某科技公司表示去年底赢得一份提供雷达维护设备的合同,金额达数百万元。

  马从一老人讲起当年的战斗场景仍然激动不已。 宋述泉摄 

  提起回民抗日英雄,很多人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马本斋和他的冀中回民支队。殊不知,在山东曹县也有一位回民抗日英雄,当年他组建的鲁西回民抗日游击队曾打得日寇闻风丧胆,为鲁西抗战立下了汗马功劳。

  7月23日,笔者慕名来到曹县普连集镇平王庄村,在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里见到了这位当年传奇式的抗日游击队队长马从一老人。虽然已有93岁的高龄,老人除了有些耳背,但眼神亮如剑锋,身体依然健朗,精神矍铄,令人仿佛看到他当年抗日的飒爽英姿。得知笔者的来意后,老人打开了话匣子,讲起自己当年带领回民游击队在家乡抗日的那段经历,仍是激情满怀、义愤填膺。

  马从一告诉笔者,他1923年2月出生在菏泽市牡丹区都司镇西马垓村,长大后去了北京中阿学校攻读经文,18岁取得阿訇资格后从北京回到家乡菏泽。然而看到饱受日寇蹂躏的家乡,到处是遍地瓦砾、满目疮痍的凄惨场景,血气方刚的马从一攥紧拳头暗下决心:“我要参军!我要打日本鬼子!我要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

  “1942年,从延安来的基干团进驻到菏泽,让我看到了曙光。我主动找到时任政治部主任王猛要求参军。”马从一老人说,王主任看他穿着一身学生装,还在北京上过学,就和他聊了许多,最后决定让马从一在回民中发动抗日武装力量。“王猛当时给了我很大的信任和支持,他让我放心大胆地干,并许诺我能拉出多少人的队伍,就给我多少支枪!”

  回去后,马从一很快就组织起一支回民抗日队伍。一开始只有15人,慢慢地发展到一个营,最后扩编到700多人。“当我从基干团领导手中接过枪,并被任命为鲁西回民抗日游击队队长时,真是又激动又兴奋。”从老人的表情上,我们能够感到他对那段岁月依然是记忆犹新,讲起来滔滔不绝。

  “我们鲁西回民游击队是在血与火的考验中发展壮大起来的,当时游击队的活动范围也扩大到北至聊城、南到江苏的广大区域。”说起组建抗日队伍的经历,马从一老人十分自豪。他介绍说,那时不是拉起人来就能抗日,还要通过部队严格的训练、经历过多次战斗的洗礼,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抗日战士。起初许多队员被高强度的训练折磨得牢骚满腹,但真正投入到战斗中,很快就感受到了平时严格军事训练的好处。

  “那是1943年8月的一天,我第一次带领游击队打了一次漂亮的伏击战,只用了5颗手榴弹就俘虏了41名日军,而我们无一伤亡。”讲到那次难忘的战斗经历,马从一老人激动不已,一会坐在凳子上,一会站起来,用双手比划着,不时摆出当年打鬼子的各种动作。

  当时,马从一和他的游击队探听到驻扎在巨野的日寇给养车要经过新兴集和龙X 一带,他就早早地带领队员在敌人必经的公路两旁的玉米地里设伏。“尽管那天天气非常炎热,还不时地有蚊虫叮咬,但由于前期队员严格训练养成的好习惯,大家没有一个发出一点儿声的。”他回忆道。

  经过几个小时的漫长等待,日寇的给养车终于出现在马从一的视线当中。当敌人一步步开进死亡陷阱,马从一大喊一声,将仅有的5枚手榴弹向敌人扔了出去。只听“轰“的一声,敌人的给养车被炸翻,几十名日军被炸得晕头转向,纷纷四散逃窜。由于敌人不知道游击队到底有多少兵力,只听到游击队员杀声震天的呐喊声,一个个吓得双膝跪地,把枪挂在脖子上,举起了双手。

  这一仗,马从一和游击队不仅成功缴获了大批给养物资,还以零伤亡的代价俘虏了41名日军。战后,第二军分区还专门给游击队发来嘉奖令,并奖励马从一一把从日军那里缴获的手枪,“从那以后,我就用这把手枪打鬼子。”老人自豪地说。

  从那以后,马从一带着他的鲁西回民抗日游击队转战鲁西和苏北各地,每每出奇制胜,打得日寇鬼哭狼嚎。“1944年是游击队打仗最多的一年,其中一个月打了24次仗。”马从一说,他当时有两把枪,为随时战斗,都是和衣睡觉,连吃饭时怀里都搂着枪,因为说不准下一分钟就要投入战斗。

  “不能打赔本的仗!”这是马从一和他的游击队从多年游击战中总结出的经验。马从一说,虽然武器、装备不如敌人,但他们有地利人和的优势,打得过就狠打,把日本鬼子打疼、打残,打不过就躲起来,让日本鬼子连根毛都找不到。游击队正是有了广大人民群众做后盾,才把日寇打得狼狈不堪。

  “1945年,我们攻打阳谷县城时,日伪军比我们人多,仗着城墙做殊死抵抗。”马从一说,武器不如敌人,敌人又有坚城可守,“护城河5米多宽,硬攻的话死伤会惨重,也不一定能打下来。”怎样既能减少损失、又能攻下县城?“你有乌龟壳,我就从内部击破!”游击队员利用群众做掩护,混进城中,里应外合,终于以最小的代价拿下阳谷县城。

  尽管采购在放开,但国有企业可能仍占据中国军品采购的主导地位。岳刚说,私企的份额可能不会超过20%,先进武器装备等许多军品仍将限于国有集团。

  “北有黄河,南有长江,一路波浪滚滚向东方,不管敌人多么猖狂,谁也不敢阻挡,全世界法西斯快要灭亡,最后的胜利在眼前,谁要取消共产党,他就要和敌人一起走向灭亡,谁要进攻陕甘宁,我们就跟他战斗到最后一支枪……”下午6点,马从一老人用一首歌结束了当天的采访。他告诉笔者,这是他每天都要坚持唱的一首歌,也是埋在他心里的一首歌。从老人洪亮的歌声中,笔者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看到了无数革命先辈为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用鲜血和生命与日寇搏杀的场景,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宋述泉 赵鲁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