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日报 日本铁路赔偿官司小事透露大问题

日期:17/05/20   来源:http://www.osmly.com  作者:菲律宾太阳城   阅读:

  5月18日电 为进一步加强自卫队的海外活动,谋求解禁集体自卫权,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内阁14日通过新安保法制决议,引发日本各界强烈抗议。《澳门日报》18日社论表示,此举标志一贯颇为克制的日本安保政策迎来拐点,从根本上改变了战后一贯坚持的“专守防卫”基本方针。安倍的意图惹人关注。

  文章摘编如下:

  3月3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3日刊文称,3月1日,日本最高法院做出了一项史无前例的判决。该判决驳回了日本铁路(JR)东海公司要求“被撞死痴呆症患者家属”赔偿720万日元的要求。面对“企业巨头”,这场官司从2007年打到2016年,死者家属终于等来了“迟到的正义”。很多时候,社会进步就是通过这种“小人物”事件推动的,“小事”往往能反映出日本的很多大问题。

  文章摘编如下:

  安倍内阁力推的安保法制相关法案,指的是《国际和平支持法案》和《和平安全法制整备法案》。上述两个法案共涉及法律11部。两个法案的核心内容就是扩大自卫队的海外活动,允许自卫队随时向海外派兵并向其他国家军队提供后勤支持。

  针对国会审议有关法案,安倍此前在美国会演讲时,曾承诺“今年夏季之前要让相关法案成立”。日本在野党对此纷纷批评。民调显示,五成民众不看好自卫队扩大活动范围。即使执政党利用议席优势强行通过法案,也不代表日本民意。除了引发日本国内外舆论批评,法案的合法性及权威性也受到质疑。

  就在5月14日安倍内阁通过新安保法决议当日,日本各界有识之士走上街头抗议。在安倍官邸前,约500人集会,面对官邸大喊“不需要可以发动战争的法律”、“守护宪法第九条”等口号。在东京银座,约800名身穿红色服装的女性游行。一名参加活动的30多岁的母亲表示,“如果孩子被卷入战争,将是我们的责任。安保法制如果这样推进下去,真的很担心。”

  这些法案将使行使集体自卫权等成为可能。自卫队员将背负比以往更多的风险。因“专守防卫”方针被彻底改变,自卫队员被加重“使命感”,深感不满与困惑,他们的家人也表示不安。

  约十年前被派往伊拉克的一名陆上自卫队干部表示,“这是不懂战场的官僚和政治家弄出来的法律。队员被杀或杀害他国军人,这将是无法避免的沾满血腥的话题。”他认为日本新安保法案是关系承担危险任务的自卫官的生命问题,官僚和政客却在推进与此不相符的讨论。

  日本是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国家之一,战后,日本于1946年制订了后来被称为“和平宪法”的新《日本国宪法》。依据其第九条“放弃战争,不设军队”的规定,放弃了集体自卫权,只允许行使个别自卫权,即在本国受到攻击时行使武力。

  禁止行使“集体自卫权”,是二战后日本在“和平宪法”原则指导下,根据国内外形势作出的重大政策选择,也是半个多世纪以来构成其“专守防卫”基本国策的一个具体要素。

  冷战结束后,尤其是进入21世纪以来,在日本政治大国化路线和国际形势变化的推动下,日本某些人士急切推动安全防卫领域的调整和变革,开始加速要求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政治行动和发挥对外军事作用的步伐,引发国际社会高度关注。

  安倍在解释相关法案的记者会上强调,日本会信守不战誓约,也不会被卷入美国的战争。安倍的说法根本自相矛盾。这两个法案虽然都打着“和平”的旗号,避免使用以往“安保法制”的提法,但允许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使自卫队在全球范围内与美军等外国军队联合动武成为可能,实质上违背了日本和平宪法的精神。

  对此,日本在野党民主党等方面批评该法案为“战争法案”,反对法案的抗议民众更愤怒地表示,这“是对和平的侮辱”。

  2007年12月9日,爱知县大府市一名91岁老年痴呆症患者在85岁妻子不留神之际,打开门锁,来到了家附近的“共和车站”。由于没有工作人员阻止这位恍恍惚惚的老人,不幸就这样发生了,老人被急行列车碾压致死。

  随后,JR东海公司以该老人的死亡给公司带来严重损害为由,向法院提告。2013年8月,名古屋地方法院以“老人妻子存在过失,老人长子负有监督义务”为由,判决两人向JR东海公司赔偿720万日元。沉浸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之中还要给对方赔偿,母子不服,起诉到名古屋高等法院。

  2014年4月,名古屋高等法院做出判决称,虽然老人长子没有监督义务,但老人妻子有。于是,法院要求老人妻子单独赔偿360万日元。一位靠养老金过活的9旬老人还要背负如此高额债务,律师们都看不下去了,在他们的支持下,老人上诉到最高法院。最后,最高法院5位法官一致认为,死者的妻子和长子都没有责任,不用进行任何赔偿,驳回了JR东海公司的请求。

  3月2日,日本各大媒体头版头条都报道了最高法院的判决。很多时候,社会进步就是通过这种“小人物”事件推动的,“小事”往往能反映出日本的很多大问题。

  首先,日本铁路公司“霸王条款”的滥用。据日本国土交通省统计,2012年日本跳轨自杀者共有2231人,平均每天都有至少6个人走上绝路。为了防止跳轨自杀,日本铁路公司制定了高额赔偿条款。条款中不仅含有“设备损害费”、“人事费”,竟然还有分流的“代替运送费”。据悉,每次赔款都在500万日元以上,而赔款者自然是死者家属。付不起钱的家属,有时候还会被铁道公司告上法庭。

  此次事件就是铁路公司按照“霸王条款”进行的请求。不同的是死者并不是自杀者,而是一名老年痴呆症患者。即使造成了损失,最多属于意外事件。最高法院的改判,有可能改善局面。

  其次,日本地方法院法官业务水平有待提高。从“一审”、“二审”到最终判决。法院每升一个等级就有一次改判。地方法院和最高法院的判决截然相反,也说明日本地方法院法官业务水平相对较低。类似事件还发生在1月的福冈。

  1月12日,日本福冈高等法院撤销了鹿儿岛地方法院于2012年做出的 “17岁少女强奸案”嫌疑人有期徒刑4年的判决。地方法院法官仅仅听取了检方一方的指控,就把一个无辜青年判定为“强奸犯”,让其锒铛入狱。近年来,一向以“法治国家”自称的日本,冤假错案频出,很大原因在于地方法官业务的水平低下。

  幸运的是死者家人终于看到了正义的到来。死者长子说:“这是令人温暖的判决,相信父亲在天有灵也会感到高兴。”但是,迟来的正义也非正义,不能等到知道错了再去改,毕竟公正有时候是等不到的。

  在世界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安倍修法解禁集体自卫权,打破不战誓言,又极力为侵略历史涂脂抹粉,尤其需要人们的警惕。近年来,日本自卫队持续加强装备建设、调整编制力量、修改法律规定,进攻性不断加强。

  安倍最近到美国访问时,和美国敲定了新的合作指针,加强美日同盟,实际上是相互利用,美国需要日本作为马前卒,日本需要美国庇护。所以日本今后的扩军备战,等于说从法律上解除,在行动上加强后,对地区的和平和稳定肯定是一大威胁。

  此次事件还给日本社会提出了个新问题,痴呆症患者的法律保护问题。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显示,2012年日本有462万痴呆症患者,而到2025年,这一数字将突破700万大关。面对如此庞大的人群,日本法律又将何去何从?(蒋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