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五因素致美国"衰落" 维持两岸现状是空话

日期:17/05/09   来源:http://www.osmly.com  作者:新皇冠   阅读:

  5月26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26日刊文分析,苏联解体后,美国是主导世界地缘政治格局的唯一霸权。没过多长时间,各种迹象都指向美国的衰落。在很大程度上说,正如美国的崛起,美国的衰落也要归诸其国际战略。

  文章摘编如下:

  5月5日电 香港《大公报》5日刊文称,台当局新当选领导人“5.20”就职演讲中,关于两岸政策的内容备受关注。如不承认“九二共识”,又如何“维持两岸现状”?如何“推动两岸和平”?在涉及两岸关系根本性质这一原则性问题上,一味地采取回避或者玩文字游戏都是毫无意义的。

  文章摘编如下:

  美国从1890年代之前的区域性大国,发展到冷战结束后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全方位大国,有其诸多国内国际前提条件,也经历了几个主要的阶段。这个过程,可以从如下几个方面来看。

  最重要的就是美国国内的发展和制度建设。美国在1890年代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此前,美国基本上实行孤立政策,不愿卷入国际性事务。当然,所谓的“孤立主义”只是相对的。美国的形成从根本上说也是扩张的结果。随着国内经济的发展,实力的增强,美国的扩张主义也在形成。1823年的“门罗主义”,和欧洲列强争夺地缘政治利益,美洲成为美国的势力范围。不过,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美国充其量只是个地区性大国。

  第二,美国是被邀请扮演世界领导角色的。这与其他大国截然不同。美国之前的所有大国,大都是自己打拼出来的。美国被邀请是因为欧洲的一战和二战,这段时期是美国成为世界大国的关键时期。当时,战争对欧洲各国造成了巨大的创伤,不仅自身很难恢复,更不用说是领导世界了。

  欧洲列强就邀请美国扮演世界领导角色。欧洲和美国基本上同属一种文化,美国人大多是欧洲移民的后代。美国和欧洲大多数国家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相似。美国是欧洲地缘政治之外的大国,没有和任何欧洲国家构成地缘政治竞争,容易被欧洲国家所接受。

  第三,可持续的内部发展和有效的外部策略。这两方面都和美国式的市场资本主义有关。资本主义为美国内部发展提供了无穷的动力。不过,政府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主要表现在规制资本主义的活动,使得资本主义可以持续发展。

  政府的作用在危机期间尤其明显,例如在1930年代的大萧条时代。外部崛起的有效策略是先成为地区性大国,然后成为世界性大国。二战之后,美国成为西方世界的领导者。但在冷战期间,美国充其量也只是领导半个世界,对苏联集团没有任何影响。

  在冷战期间,美国的外部有效策略主要表现在其和苏联的竞争。而美国的策略和所实行的自由市场经济制度有关。苏联实行的是计划经济。为了和美国进行军事竞争,苏联的计划经济体制很快把整个国民经济军事化。而美国所实行的市场经济,在和苏联竞争中,政府也投入了大量的资源,不过是投向私营部门。美国很快在和苏联的竞争中赢得了胜利。在苏联解体之后,美国领导的西方很快把其地缘政治秩序扩展到前苏联的领域。苏联东欧共产主义一解体,美国各方面都没有了竞争对手。整个世界似乎都在美国的掌控之下。这是人类地缘政治历史上的奇迹。

  但是,为什么在冷战结束之后短短的20多年时间里,美国衰落了呢?

  在讨论美国的衰落之前,首先应当指出几点。第一,美国的衰落是相对的。较之其他所有国家,美国还是最强大的。第二,美国的衰落不是全方位的,在军事上仍然是世界最强。美国军事力量的强大在今后很长一段历史时间里,不会有真正的竞争者。但在政治和经济方面表现为相对的衰落。第三,美国的衰落要经过很长一段历史时间。在衰落的过程中,如果美国能够做有效的政策调整,仍然有复兴的机会。

  从国际战略层面看,美国相对衰落可以从如下五个因素来理解。

  第一,冷战结束后,美国开始外交上尤其是军事上的单边主义。“九一一”恐怖主义事件后,在反恐的方式问题上,因为得不到其主要欧洲盟国例如德国和法国的支持,美国开始走上单边主义路线。尽管这里的因素也很复杂,但主要是美国对其力量的错误估计和判断。作为独一无二的大国,美国相信本身能够应付恐怖主义。这场单边主义主导下的反恐战争,直接促成了美国开始走向衰落。

  直到今天,美国的单边主义以各种形式仍然继续。近年的所谓“重返亚洲”就有这种味道。尽管“重返亚洲”强调其和亚洲盟国的关系,但在对自身能力的估计上,美国仍然是“单边主义”。因为单边主义最致命的地方,就是对自身能力的高估,脱离了美国一贯的现实主义路线。如果得不到纠正,仍然会促成美国的继续衰落。

  第二是美国的“世界警察的包袱”。当“世界警察”是有巨大成本的。美国强大的时候,能够支撑其“世界警察”的角色。并且美国也的确是“税收国家”,通过各种形式向其他国家“收税”,来支付美国所提供的“警察”服务。但现在的情况很不相同了。美国国内经济不如从前,不仅其经济对外影响力减小,而且很多时候是负面的影响,例如2008年从美国开始的世界性金融危机。

  同时,美国不像从前那样容易向其他国家“收税”了。在冷战期间,因为存在着共同的敌人“苏联集团”,很多国家愿意向美国“纳税”以求得保护。但今天已经不存在像“苏联”那样的敌人。美国国内国际的“税基”都在缩小。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世界警察”的角色难以为继。一旦做不了“世界警察”,美国所建立起来的世界地缘政治秩序就很难维持。

  推翻自己建立的秩序

  第三是美国的“民主包袱”。美国坚定地相信,民主是其软力量的核心,要维持美国的霸权,就要把民主的核心价值推广到世界各地。但美国不切实际的做法,使得这种软力量实际上已经变成沉重负担,反而在加速美国自己所建立起来的地缘政治秩序的解体,导致其地缘政治利益的收缩。在中东,西方和美国可以说是在推翻自己参与建立起来的政权。

  台当局新当选领导人“5.20”就职演讲中,关于两岸政策的内容备受关注。不过,现离20日只剩下两周了,蔡英文和民进党仍无承认“九二共识”之意。

  民进党方面称“承认1992年有会议”,但不认为达成“两岸同属一中”的“九二共识”。

  “九二共识”的达成经过两岸双方授权,无论是会谈过程,还是共识内涵,都十分清楚,有完整的历史纪录,不容置疑。

  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上月曾强调,“九二共识”完全符合岛内“宪法”,而且这个主张不是大陆“强迫”台湾接受。马英九并认为,任何一个遵守“宪法”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遵守“九二共识”应该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九二共识”的核心意涵是“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表明大陆与台湾同属一个中国,两岸关系不是“国与国关系”,也不是“一中一台”;虽然两岸迄今尚未统一,但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从未分裂。

  第四是“联盟包袱”。联盟政治一直是西方和美国国际关系的重要一环。冷战的结束表明一个历史性的转型,美国成为唯一霸权。但美国的战略失误,使其失去了调整联盟政策的宝贵机会。美国不仅没有调整,反而强化其联盟政策。

  第五,美国的大国衰落“恐惧症”。任何霸权的最高政策议程就是维持霸权地位,这是权力的本质,无可非议。但是,霸权对自己的地位要随着客观情况的变化而调整。例如,大英帝国在衰落时能够“光荣体面地退出”就是最好的例子。美国相对衰落了,但还是想充当世界领袖“一百年”(诚如总统奥巴马所强调的)。这个雄心也是可以理解的,但问题是美国的实力已经不容许。(郑永年)

  过去8年来,大陆海协会和台湾海基会恢复商谈、签署协议,国台办与台湾陆委会建立联系沟通机制,两岸领导人会面,都是建立在双方均坚持“九二共识”这个共同政治基础之上。“九二共识”既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基石,也是两岸关系现状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否定这一政治基础,势必导致两岸关系现状的改变,让两岸这些年来的和平红利无以为继。

  不承认“九二共识”,又如何“维持两岸现状”?如何“推动两岸和平”?在涉及两岸关系根本性质这一原则性问题上,一味地采取回避或者玩文字游戏都是毫无意义的。(朱穗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