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侨报 给世界划贫困线并不容易

日期:17/05/08   来源:http://www.osmly.com  作者:足球即时比分网   阅读:

  11月25日电 近日,中国财政部公布了2014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决算数据。美国侨报23日文章称,尽管“家底”显得雄厚,但究竟拿什么才能消解民众“养老焦虑”?建立健全的养老保险制度,或才能化解民众的“养老焦虑”。

  文章摘编如下:

  12月1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刊发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高级副行长考希克•巴苏的文章称,衡量贫困这个责任对世界银行来说是一项挑战。如果贫困减少,批评者会指责世界银行在炫功;如果贫苦增加,他们又说世界银行是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如果贫困保持不变,那么该行就会同时受到这两种批评。

  文章摘编如下:

  中国社会保险基金预算主要包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生育保险等基金,也就是常说的“五险”。其中,养老保险基金投入资金量占比最大。

  财政部的决算数据显示,2014年,基本养老保险费收支结余3476亿元人民币,其中收入同比增长11.9%,支出同比增长18.4%。尽管从收支方面看,当前民众领取养老金不成问题,但由于支出增速大于收入增速,终有一天养老金会出现缺口。

  养老金一直被称为人们的“保命钱”,让它“动”起来,能够保值增值才会让民众更有安全感。让人看到希望的是,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强调:“加强社会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和监督,推进基金市场化、多元化投资运营。”而早在今年中,相关机构更是起草了《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稿,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修订了投资股票、股票基金、混合基金、股票型养老金产品的比例。

  不可否认,盘活养老金可实现多赢。其一旦被激活,并有可期的升值空间,对民众来说就有了养老保障。而对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来说,更能减轻企业和财政负担,最终有利于推动整个中国经济发展。

  在我们的团队即将定义今年的全球贫困线(从而确定贫困率)之际,我强烈地感到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安格斯•迪顿的谨慎观点:“我不知道世界银行花这么大力气搞这项工作是否明智。”

  我可以理解他的观点:今年贫困情况的计算特别关键。2011年,我们计算了新购买力平价(简称PPP,其实质是估算1美元在不同国家可以买到多少东西),并在2014年公开。这是评估我们如何调整全球贫困线、估算新贫困数据,并将它们发表在今年10月发布的《全球监测报告》(Global Monitoring Report)中的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是联合国将根除长期贫困列入了其可持续发展目标。这意味着我们决定将贫困线划在哪里,可能不但会影响世界银行的使命,也会影响联合国及世界全体国家的发展日程。显然,在我们计算数字时,肩负着特殊的艰巨任务。

  我们的第一个任务是研究此前的全球贫困线是如何决定的。2005年上一次购买力平价计算时,所使用的方法是选取15个最贫困国家的国家贫困线,计算它们的平均值作为全球贫困线。这样算出来的全球贫困线是1.25美元。其背后的思想是,任何经PPP调整的每日消费额低于1.25美元的人都是穷人。

  这一方法的合理性受到了质疑,我也有自己的保留意见。但从某种意义上讲,第一年将这条线划在何处并不那么重要。因为贫困没有独一无二的定义,重要的是将贫困线划在合理的位置,保持这条线的真实(经通胀调整的)水平不变,以便我们追踪世界和个体国家不同时间的表现。

  一些批评指出,2005年的贫困线(1.25美元)太低了。但他们应该警觉地认识到,2011年全世界有14.5%的人口——也就是七分之一——生活在这条线以下。我们已经许下了在2030年终结极端长期贫困的承诺,我们的第一个决定是保持衡量贫困的基准线不变。

  2005年和2011年两次PPP计算期间存在通胀,因此我们显然必须提高名义贫困线以保持真实贫困线不变。但是,对整个世界做这件事绝不容易。我们应该用哪些国家的通胀率?

  我们做了两个实验:其一是用2005年所选取的15个国家来调整贫困线,用它们各自的通胀率取平均值;其二方法相同,但选取101个有必要数据的国家。这两种方法将贫困线分别提高到1.88美元和1.90美元。

  但是,还有第三种方法:根据新的PPP指数提高贫困线,以保持全球贫困率不变(因为PPP实际上是跨国平价,不会改变全球贫困的绝对水平)。这一方法——看起来像是星球的怪异对齐方式——所产生的贫困线略高于1.90美元。简言之,如果保留一位小数,那么三种方法都是1.90美元。这就是我们所采用的贫困线。

  我们并不总能那么幸运,可以用不同方法得到几乎相同的贫困线。此外,贫困可以也应该用除了钱以外的诸多标准衡量:寿命预期、教育程度、健康以及各种其他人类“机能和能力”指标(阿玛蒂亚•森语)都很重要。

  事实上,养老金进入股市早有先例,发达国家都会拿出巨额资金进行投资,并且收益不菲。而当前中国养老金若入市意义更大,此举将打破以往陈旧理念的束缚,引入市场配置资产的新思路。

  不过,每个投资股市的人都明白“入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这个道理。既然是民众“保命钱”,就必须把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安全放在首位。养老基金投资应当坚持市场化、多元化、专业化的原则,在保证基金资产安全性、流动性的前提下,实现保值增值。这就要求相关机构建立健全的养老保险制度、提供绝对职业的投资运作,如此才能化解民众的“养老焦虑”。(钟海之)

  要想在未来解决这些问题并扩展世界银行的贫困研究,我们成立了一个24人的全球贫困委员会,由来自伦敦经济学院和牛津大学纳菲尔德学院的阿特金森爵士(Sir Tony Atkinson)担任委员长。委员会将在明年春天递交报告。

  衡量贫困问题吸引了政客和学者的关注,在这两方面我们都不缺人手。我们关注贫困的政治学,但拒绝政治游说。我们考虑研究者的建议,但使用我们自己的判断。一位研究者坚决要求贫困线应该是1.9149美元。我说后三位小数有点多余了。(考希克•巴苏,作者是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高级副行长,康奈尔大学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