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妇女节 台湾政坛绿营后院失火

日期:17/08/17   来源:http://www.osmly.com  作者:娱乐网   阅读:

  3月9日电 世界各地在每年3月8日庆祝妇女节,与欧美在19世纪争取女性劳动平权的工人运动有关;在今天则成为纪念妇女在经济、政治和社会等领域所做出的贡献。境外华文媒体分析,女性受教育当然是必须的,但在职场拼搏不应该是社会衡量她们价值的唯一期待。重视她们所可能扮演的不同社会角色的贡献——主妇、媳妇、母亲、祖母——恐怕才是对妇女自我意识的真正尊重。

  香港《大公报》网站文章称,2015年“三八妇女节”是一个“双重时间节点”,既是女性的又是政治的,而女官身上所蕴含的性别和职位属性无疑让她们在此节点上备受瞩目。

大公报:“独派”半路杀出台湾政坛绿营后院失火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中时资料图)

  从更宽广的角度看待妇女

  新加坡《联合早报》9日社论称,妇女之所以成为“议题”,同西方工业革命破坏传统社会及家庭组织,逼迫女性进入工厂,成为被资本剥削的对象息息相关。这个基于“权利”的斗争历史,仍然是当今女权主义运动奋斗的本质。

  文章说,虽然妇女权益自工业革命以来,各方面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全球很多地方的妇女,仍然面对诸多的歧视和压迫。

  女性参与劳动市场,至今已经实现从出任政府首脑到驾驶战斗机参战等,在几乎所有领域打破向来由男性垄断的局面。避孕药的发明,以及经此发生的种种巨变——性和生育的行为观念、生涯规划的社会规范与期待、婚姻、家庭、教育、财产继承等相关法律限制等——也对妇女的解放做出大贡献。占人类半数的女性在各个领域发挥她们的才智,对整体文明的发展,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推进力。

  文章表示,追求绝对的男女平权,容易弱化家庭内应有的共同持家与养育等角色分工。按照男女不同特性而形成的男外女内的秩序安排,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却被激进女权主义者斥为歧视妇女。两性关系的改变对家庭健康的影响,某种程度上削弱了西方社会的生命力。有批评就指出,西方最大的问题在于家庭的国有化。夫妇角色被颠覆后,家庭原本应发挥的从育儿到养老的功能,正越来越多地被外包给国家。

  因此,社论指出,有必要超越现有的思维模式,摆脱为受害者争权的单一视角,从更宽广的视野看待妇女课题,并接受没有标准答案的无奈事实。女性受教育当然是必须的,但在职场拼搏不应该是社会衡量她们价值的唯一期待。重视她们所可能扮演的不同社会角色的贡献——主妇、媳妇、母亲、祖母——恐怕才是对妇女自我意识的真正尊重。

  释放妇女劳动力 聚焦新思维

  美国《星岛日报》当地时间8日社论则指出,香港男女平权比很多地方进步,近年焦点是如何释放妇女劳动力,促进妇女经济独立自主,同时帮助社会解决劳动人口不足的问题。

  分析称,劳动力不足,由基层到专业人士皆如是,讽刺的是,专业人士面对的劳动力不足隐忧,部分原因却是男女教育平权所致。自从平等机会委员会成功争取撤销升中男女分队派位,女生由于平均学习成绩较优,进入优等中学和大学的比例提升,但是她们取得专业资格后,逗留在专业岗位的时期却平均比男性为短。

  以中文大学医学院为例,现时院内女生占五成半,曾经有一届高达七成。不少其他大学和专业学系,例如法律学院等,都出现“阴盛阳衰”的情况,这些女生和男生一样在毕业初年投入相关专业,却和男生绝大多数以此为终身事业不同,部分女生工作了十多年后,就选择脱离专业生涯,或转做一些负担较轻的工作,追求人生其他目标。

  7月9日电 香港《大公报》9日刊文称,正当民进党雄心勃勃要拿下明年“大选”和“立委”选举,不料“后院失火”,其如意算盘被“独派”打乱。俗话说“独食难肥”,看来民进党若不吐出政治资源,“独派”势必不会善罢甘休。

  文章摘编如下:

  岛内一群“台独”分子最近宣布筹组新政党,并扬言投入明年“立委”选举,与民进党“立委”参选人争夺选票,给激烈的选战投下震撼弹。岛内“立法院”席次“僧多粥少”,多一个政党“分一杯羹”,意味着另一些政党失去席次。“独派”与民进党同属泛绿阵营,票源高度重叠,如今“独派”半路杀出,势必冲击民进党“立委”选举的选情。

  台湾于2008年“立委”选举把“立委”席次减半,改为113席。席次大幅减少本已增加了竞选的激烈程度,加之同时又首度实施“单一选区两票制”,更让选战白热化。以前岛内“立委”选举采用“复数选区模式”,每个选区可有多人当选,一些选区的“立委”当选人名额甚至可达10人,因此“立委”候选人之间若是互动良好,则可暗中配票,以致双双胜选。

  但“单一选区两票制”规定每个选区只能有一名候选人当选,在“你死我活”的游戏规则下,各候选人之间的竞争相当惨烈。换言之,如果在某一选区同时出现同一阵营的候选人,便会出现“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局面。这正是民进党担心“独派”投入“立委”选举的原因。

  2012年“立委”选举,陈水扁儿子陈致中脱离民进党、独立参选高雄市“立委”,与民进党候选人“兄弟阋墙”,尽管其参选的选区绿营基本盘大于蓝营,但泛绿阵营出现两名候选人,分薄了票源,导致两人双双落选,国民党候选人则脱颖而出。

  其实,岛内早有标榜“台独”的政党“台联党”,以“台独教父”李登辉为精神领袖,但多年来“台独”主张始终遭到台湾主流民意唾弃,“台联党”也趋于边缘化,上一届“立委”选举只有3人当选。这些年两岸交流日益频繁,两岸关系越发紧密,进一步压缩了“台独”的空间。一些“台独”分子不甘坐以待毙,于是企图通过筹组政治团体,集合“独派”的残余势力,作垂死挣扎。

  “独派”磨刀霍霍,瞄准明年“立委”选举,泛绿阵营权力倾轧大戏就要上演。由于国民党在去年底“九合一”地方选举中元气大伤,加之党内地区领导人选举“初选”纷扰不断,岛内舆论预料国民党“立委”选情岌岌可危。民进党人遂乘虚而入,早前“绿二代”踊跃投入“立委”选举,便是看中明年民进党可能获得更多的政治资源。

  该文表示,这类女性大多有经济实力旗鼓相当的伴侣,自己工作十多年也储蓄了不菲资产,不愁生活,事业对她们不是最重要,她们或者愿意花多点时间照顾家庭,好好培育下一代,而不希望承受事业与家庭的双重压力,或者减轻工作量来作其他追求。

  此外,还须研究如何促使专业女性维持在相关岗位长久一点,例如适当调配工作时间和职责,方便她们兼顾家庭和事业。

  “独派”也不例外,不会坐视民进党独吞“政治大蛋糕”。另一方面,“独派”也盘算藉“立委”选举向民进党施压:不能丢弃“台独”神主牌。

  正当民进党雄心勃勃要拿下明年“大选”和“立委”选举,不料“后院失火”,其如意算盘被“独派”打乱。俗话说“独食难肥”,看来民进党若不吐出政治资源,“独派”势必不会善罢甘休。(朱穗怡)

本新闻转载于阳光在线,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