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经济日报:台促进产业整并 陈水扁案折射出民进党的错位价值观

日期:17/04/26   来源:http://www.osmly.com  作者:全讯网开奖结果   阅读:

  9月10日电 台湾《经济日报》10日社论表示,台湾电子业面对巨大挑战,合并与收购以增加互补性,已经成为电子业突围,并提高竞争门槛与布局新市场的重要策略。这一波电子产业的整并,若能整合成功进而扩大市场,将有希望拉动台湾的经济成长。但是,产业整并需要主并公司有谋略与风险管控、被并公司大股东与管理者的“舍得”之外,台当局也应该扮演催化及促成的角色,

  文章摘编如下:

  3月17日电 香港《大公报》17日评论称,民进党前发言人徐佳青在美国演讲关于痛批陈水扁父子贪财弄权的尖锐言辞犹如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让外界再次看到民进党不敢与贪腐之徒切割、不敢与歪风邪气作斗争的懦弱心态。

  文章说,岛内媒体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民进党平时把道德与正义的调子高唱入云,但每次碰到真正大是大非的抉择,它总是挑最容易的技术性处理,回避难题、绕过真相、放弃价值,置它自诩的进步价值于不顾”。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则是树立了最差的榜样。

  日前联发科宣布以每股195元(新台币,下同)现金公开收购立?股票,最低收购数量为立?35%股权,最高收购数量为51%。本次公开收购完成,联发科预计进一步取得立?100%股权。

  未来物联网产品要求低耗能与联网,电源管理及无线芯片是关键环节,联发科与立?在这两方面互补性高,立?加入联发科技后,可以有效优化电源管理解决方案,而联发科透过此次并购将可加快布局物联网市场,因此这一并购案获得市场投资人青睐,股价连两天大涨就是证明。

  其实藉由并购以增强竞争力,早已是联发科的策略之一。联发科2012年先合并电视芯片大厂晨星,之后并购网通芯片厂雷凌,今年一连进行多起并购案,先由晨星宣告收购图像处理半导体公司曜鹏,再由晨星的子公司晨发合并奕力,推出驱动整合触控IC芯片,同时联发科收购常忆科技,强化内存相关硅智财(IP)与人才。上述的并购主要着眼于现有产品以及市场的扩展,而日前宣布并购立?则着眼于布局新]场。

  联发科已下修全年手机芯片出货目标约11%,让联发科今年第2季税后净利几乎腰斩。

  此一态势也让联发科股价从6月下旬的434元,两个月内大跌至最低的229元,跌幅达47%。再者,在大陆展讯、小米来势汹汹的冲击下,联发科的生存空间恐遭压缩。展讯背后有大陆政府与英特尔撑腰,在3G 市场以低价与联发科竞争,而小米自制芯片将用于低阶的红米机,直接取代联发科。

  不仅联发科,日前半导体封装大厂日月光公开收购同业硅品25%股权,而金融业也有元大金控合并大众银的案例。这一波并购案完全是由企业发动,台当局并未扮演角色,然而当局应有积极的政策,让台湾的产业、金融业整并得更有竞争力。

  首先,我们建议当局与民间合作,推出产业整并基金。为了提升基金运作效能,此整并基金属于公共私营合作制(public-private-partnership, PPP),而当局出资低于一半,交由民间专业团队经营,当局以政策协助相关并购案的进行。此基金可透过参股并购案,以利主并公司有充裕的资金进行,并且协助引进策略性投资人,壮大整并后公司的竞争力。

  当然,整并基金亦可提供专业咨询,协助并购案进行得更顺利。当局同时可以修订企业并购法、金融并购法做更大幅的开放,提高产业整并的诱因。当然整个并购案的参与人士必须恪守法律,避免内线交易;此次联发科收购立?,先前就有风声传出,立?股价在8月下旬就大涨,这种情况应避免,以免坏了好事。

  分析指出,陈水扁以权谋私的贪污弊案是经过岛内司法机关调查、审讯而定案,罪证确凿,不容抵赖。但徐佳青发表批扁言论却在民进党内被视为大逆不道,遭各派围剿,不得不辞去发言人一职,被迫向扁道歉。看来,民进党内挺扁势力之大。

  尽管扁已锒铛入狱、远离政坛多年,但他对民进党的影响力仍不可小觑。由此更印证了徐佳青所说,民进党内不少人收了扁的“选举辅助费”,所以当扁案东窗事发后,“大家都不敢讲,讲就被吐槽说‘你也有收阿扁的钱,你要讲什么’”。这当然也是扁的“高明之处”,一来可利用“资助选举”为名“洗钱”,二来又可当“掩口费”,以堵住民进党内悠悠之口。

  该文称,蔡英文对明年“大选”可谓志在必得,在此关键时刻,当然不敢碰扁家一根毫毛,唯恐失去“独派”等深绿分子的票源。不过,岛内曾有政治观察家著书指出,2004年陈水扁成功连任后,民进党核心人士已嗅到扁家的腐朽气息:在二次“金改案”中,陈水扁一手遮天,连“行政院长”也不得其门介入,扁妻吴淑珍在官邸掌权收钱。

  与“第一家庭”往来人士多为钻营附势者,明志高洁之人多半敬而远之,后来台北更爆发声势浩大的“反贪倒扁运动”。但蔡英文坐在“行政院副院长”的位置上纹丝不动。这位观察家指出,蔡英文的一众好友纷纷批评她不辨是非,与扁家同流合污,是“知识分子之耻”。

  其次,不仅产业需要整并,台湾金融业更需整并。然而在当局拥有控制权的银行,占台湾银行业资产的一半,如果当局没有作为,银行业如何整并?虽然“金管会”研拟提高资本适足率的要求,逼小型民营银行大股东卖出股权,但在一体适用下,公股银行同样有增资压力,而当局又无预算参与增资,可能让鼓励金融业整并的政策无法落实。

  建议在明年“大选”后,当局应积极规划金融整并,至少先让具有国际布局的泛公股银行合并,整合战力打亚洲杯,拉开金融业整并的序曲。

  由此可见,蔡英文不敢抚扁家逆鳞,并非今日之事,也非始于7年前接掌民进党时,而是早在10年前任职扁“政府”高官时。而蔡英文对扁家贪腐行径的忍耐力,让人不得不质疑蔡英文是否有资格成为带领台湾前行的领导人。

  文章指出,徐佳青事件使各界再一次看清民进党颠倒黑白的错位价值观:贪腐者理直气壮,批判者成“过街老鼠”。一个忍让贪腐歪风的政党倘若再次上台,难保不会历史重演。(朱穗怡)